百日

BSD敦中心

一日一食、12

《雪焼き芋》


「那是什麼樣的人啊?」

「嗯……大概是敦君不太擅長的類型。說笑的。」


太宰莞爾,腳尖踩在乾燥水泥地上,身後是迷眼的霓虹燈光,他吸著塑料袋裡的即食果凍,稀里嘩啦得,同身側的後輩眨眨眼。

那是好久以前的事啰。

敦輕輕點了下玻璃,指尖暈開濕潤的水霧。推開冰封的窗戶,空氣像液體般流淌入室內,他深吸口氣,體內殘留的倦意很快被一掃而光。

太陽穴在輕微陣痛,敦忍住不適的嘔吐感,機械地更換平日的工作服、手套、皮靴,固定的動作猶如禱告。他好像做了個夢。

走出宿舍,步上空無一人的街道,敦有點蒙,他該往哪裡走啊?

不管哪邊都是白雪覆蓋看不見盡頭,仿佛通往天際。如何是好,之後可否反悔,一概不知,只能硬著頭皮、繼續走下去。


費奧多爾·米哈伊洛維奇·陀思妥耶夫斯基。


思維漸漸脫離身體、開始在記憶中彷徨。敦回憶起剛才的夢,他想,也許、說不定他曾見過那位“魔人”。

在他還未走到鶴見川、遇見太宰之前,曾經在附近郊區徘徊過一段時間。從孤兒院帶走的口糧僅僅數周便見了底,也沒有能過冬的衣物,哦,對,那個時候也是冬天來著。敦經常露宿在樹林深處,比起橋底和魚龍混雜的貧民街,大自然讓他更有安心感。

說起來很不好意思,他啊,還真幹過偷竊。

挖過田地裡成熟的大白菜,順手過剛產下的生雞蛋,他總是保持著飢餓的狀態,吃多少都不覺得滿足,不斷重複這些小動作,即便知道終有極限的一天,他肯定會死吧,但混過一日是一日,一時享受著那份苟且偷生的卑微喜悅。這件事他還對誰沒提過。

天氣冷了,自然想吃熱和的東西。敦記得那天他抱著不知從哪裡挖來的白薯,好幾大顆咧,他餓的頭暈眼花,一路跑一路跌,找個沒人的地方打算烤來吃來著。

可是該怎麼烤來著?直接生火嗎?會不會被逮捕啊他不想坐牢.........敦想起以前院長給他們分發烤白薯的時候,是從一隻漆黑的石鍋子裡取出來的,焦皮下包裹的果肉傳來的誘人香味,很快就一搶而光。

他哪來什麼石鍋,手邊也只有幾塊打火石。

敦嘴裡銜著一隻生白薯,有些無奈地開始在樹下刨坑,準備把剩下的暫時先儲備起來,待他從長計議。

指甲縫裡塞滿了混著雪晶的泥巴,手指變得僵硬而通紅,敦卻不太在意,只覺得自己還能活過這個冬天,心底升起了微小的希望,然後無意抬頭——

身旁不知何時站了一隻“白熊”!

敦嚇得飛快抱住樹幹,聲音卡在喉頭半天湧不上來。不對,他是不是該裝死來著?聽說熊不吃死人。

在少年內心糾結的時間里,“白熊”抖了抖身,斗篷帽子上的積雪簌簌落下,近看、不過是稍微有點高的異國人罷了。敦鬆了口氣。


「你好。我三天沒吃東西了。」白熊先生開口說話了。


好巧,他也是。


「這個。」白熊指了指地上還未完全埋進去的白薯們,抬起狀似疲憊的眼皮。


敦別開眼,他不太習慣被人這樣盯著看,更沒有聲稱“這是我的東西”的自如,慌慌張張地做了個“請”的手勢。

白熊先生的睫毛上也綴滿了雪啊,他輕輕一笑,就飛入空中、消失無形。

敦躲在樹後,看著男人把他咬過的白薯上殘留的泥塵拂去,找了一堆樹葉、埋進坑裡點燃,再把白薯都丟進去,最後覆上厚厚的雪。動作熟練,而且很好看,敦也不懂美麗的具體意義,也許是外國人的緣故,周身氣質與自己至今見過的本地人截然不同。等反應過來時,敦已經蹲在男人身旁了。

誰也不說話,就這樣等了不知多久,雪地下才飄出敦熟悉的那股味道。

接下來二人就扒開雪吃了起來。一個負責撿,一個拿白雪洗淨烤焦白薯的可愛臉頰,熱度剛剛好,無聲的合作仿佛認識多年。

敦也不清楚自己胃裡到底是白薯多點還是雪多點,一碰到熱物理智就飛遠了,只顧著不斷往嘴裡塞,直到見底他才後知後覺,這個人竟然烤光了他的全部儲量!


「再見。」


白熊先生隨意地用雪擦了擦手,站起身,頭也不回地向外走。

當時敦還不認識任何人,只是傻傻地蹲在原地看著人走遠,考慮著明天的溫飽問題,然後,繼續流浪。

至今他也記不清那位先生的眉目了,與太宰給他講述的那位魔人是否是同一位,敦也說不好。

那位遠道而來的俄國異能者,帶來的盡是災難,狡猾多變,陰險狡詐,敦覺得自己並不認識對方。

那個喜歡鳥、追求自由的人也是,話好多,設定也好複雜。唉。


「小哥,來塊吧。100円一個。」


忽然聽到有人喚他,一位推著三輪車的老人家,在問他要不要買烤白薯。那聲音聽上去十分熟悉,卻完全不認識。少年愣了許久才接過人家遞來的熱物,還沒付錢,推車的模樣就模糊在了遠方。


——他、似乎還在夢中。


偵探社。

他唯一的歸處,好像要消失不見了。

偵探社的大家,現在身在何處?

和他一樣,在為過去而感到痛苦嗎。在迷茫嗎。失去了立身的位置而不快樂嗎。

國木田先生、亂步先生、與謝野醫生、谷崎先生、賢治君、鏡花.......別學太宰先生啊,別學那個人,他找不到你們了。

敦轉身、慢慢地開始往回走,風雪砸得臉生疼,但腳步始終沒有停下。他拉開裹在脖子上的圍巾、大口嚼著手中滾燙的烤白薯。

好燙好燙好燙。眼淚兒燙掉啰。




评论(10)
热度(14)

© 百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