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日

LionHeart

一日一食、11

《筑前煮》



“虎很強,但你很弱。”


鐵鏈發出生鏽的嘎吱聲響,坐在鞦韆上的人輕蕩著、抬頭,月亮出來了。

皎白的月光清淡瀉下,公園沙地上的土黃沙粒閃耀著微弱的光,草叢中冒出幾隻紫陽花骨朵,今夜無風,她們便呆呆地待在少年身旁,顯得格外沉靜。


「喂,你怎麼還在這?」


公園外走來一高個男人,他將記事本揣進口袋,似是剛從隔壁大樓做完筆錄出來。


「一不小心就坐到這個時候……抱歉。」敦輕笑,淺色的眉毛低垂。

「不是說了讓你先回去……你在等我?」國木田有些不確定地問道。

「嗯。」

「不要把時間白白浪費在這種事上,敦。」

「可是,這是今天最後一件委託了吧」敦站起身,「反正也同路,一起回去吧,國木田先生。」


他的提議十分合理。作為同社的同事,平日敦與國木田經常一起行動。雖然最初社長是授意太宰全權負責新人教育工作,那人倒好,三天兩頭失蹤,這責任間接就落在了搭檔身上。國木田皺著眉看了那在月光下笑得腼腆的男孩一會兒,無奈作罷。


「走吧。」


在有路燈指引的大道上,步行二十分鐘左右,就可以到達他們的宿舍。


「國木田先生,今天的委託耗時意外久呢,有什麼新的發現嗎?」


在整理筆記的國木田聞聲也不抬頭。


「啊……」

「那樣眼睛會壞的吧,話說,您的眼睛度數到底多高?」

「比起這個」國木田合上本子,發出輕響聲,「關於你的體術訓練,還沒有得出結論方向嗎?」


被人一針見血地指出自己的煩惱,為了幾個月後的一場戰爭而做的準備,進行地遠遠不如自己想象般順利啊。


「……剛才就在考慮啊。」敦低頭看腳尖、小聲說。

「啊?」

「沒什麼沒什麼……」敦連忙擺手,「我會努力的!更多更多努力的!」


國木田停下步伐,俯視那顆銀白的腦袋,發出今天第二聲長歎。


「我之前說的話,你很在意嗎?」

「嗯,有點受傷。」敦老實承認。

「你怎麼和太宰越來越像了……」


一提到這個名字,少年的側顏就黯淡下來,他是十分單純之人,前輩失蹤良久,在這個特殊時期,很令人擔心。

國木田憶起他那麻煩得跟麻花似得搭檔,也是慨歎。

一起經歷過蒼王事件,解決過大大小小的棘手案件,共事一年有餘,至今也摸不透他的本性啊,太宰。

若問及那是個怎樣的人,除去無謂的抱怨,國木田心中時常浮現一副模糊的畫面。

在山頂追逐蝴蝶的少年。

稍微伸手就能碰到,再往前一步,便是萬丈深淵。

說到底,是蝴蝶還是少年更危險,他也弄不清楚。這只是,不足為人道的一種感覺。

感覺是種曖昧的東西,國木田不是會執著於此的類型,等太宰回來,鐵定要狠狠罵一頓,再督促他好好工作,他已經在筆記本上記下此事,時刻叮囑自己,絕不會再被那個男人的花言巧語矇騙。

然而,計劃再過縝密,終有一失。

掏褲包的時候,國木田突然身體僵直,明明是放了鑰匙的口袋,卻空空如也。

敦沿著紅漆的懸空階梯向上走時,發覺前輩陷入了窘境,便轉身問人要不要來樓上坐坐。


「小鏡花這段時期被與謝野醫生接去外宿了,不用介意,直接進來吧。」


敦招呼人進門。乾淨的榻榻米,室內陳設看上去和最初無太大變化,只是多了人住的氣息。鏡花的離開只是暫時,等一切恢復平靜,一切都會回到原本的位置,他們兩說不定又會跑下樓來蹭夜宵。


「國木田先生,您在那邊坐著等等吧,我去做飯。」

「需要幫忙嗎?」

「不用!請務必給我一次大顯身手的機會!」


敦擼起袖子,亮出細瘦的胳膊,仿佛有什麼開心的事,眼睛亮晶晶的。

敦,和以前相比也變了許多。國木田默默地坐到食桌旁,閉目休憩。

雞腿肉切成丁狀,蓮藕去皮,和香菇一起對切成半,再加入牛蒡和胡蘿蔔。待雞腿肉炒香再將其他食材一股腦全部倒入,少年不拘小節,動作頗顯笨拙,好在不會將東西灑出來,浪費可恥啊。

香味逐漸滲出來時,再加入昨天剩下的高湯和調味料,大火燉煮,敦一邊等待一邊哼著歌,最後撒上一點荷蘭豆,裝盤。

待到食物上桌,卻也只是最普通不過的築前煮。


「不好意思,家裡也只有這些材料了。」

「沒關係。」


本就是自己一時疏忽,沒有再計較的道理。國木田夾起一塊深色蔬菜。


「湯汁……你放了多少鹽啊?」

「……兩勺?」


敦有些遲疑,看樣子絕對兩勺不止。


「真是大笨蛋……以後嚴格照我寫的食譜規量,之後給你。」

「真的?謝謝!」敦端著碗,停下筷子,「我還有好多事要向國木田先生學習……」

「當然,你還是遠遠不夠。」


強度也是,韌性也是。

二人安靜地扒飯。雖是最簡單的菜色,卻足以填補胃部的空缺。


「之前您對我說的話,我深刻反思了……」敦有些突兀地開口。


國木田示意他繼續。教育後輩,也是他的職責。


「如您所言,我和“虎”完全沒法相比,它太強了,不自覺想依靠它,一路蒙混至今,很狡猾吧……我也知道,不變強不行,不得不變強,還有很多人在等我,但是……偶爾我也會想啊,其實我並不想成為“老虎”啊。」


守著這副脆弱的軀殼,又能走多遠呢。少年一直是為了生存而豎起虎爪啊。

他想吃更多美味的東西,想活更久,和最喜愛的人們一起。


「是不是太沒有上進心了?」敦不好意思地輕撓臉頰。

「不。」


敦有些驚訝地望著對方。


擁有強大的才能,同時也容易招致過多的負擔,甚至因為道德感而背上難以承受的責任。這是你必須經受的拷問,無論是繼續討厭那份強大,還是駕馭它、與它同驅共存。

然而,剛才說的只是一般論,是站在前輩立場該說的話。

並非所有人都必須擁有上進心。不是所有人都想成為強者,也不是所有人之間都存在競爭,每個人都有正好適合自己的地方……

你,待在這裡就好了嗎。


鶯色的雙眼筆直地注視自己,將人釘住,卻又沒有置於死地。敦不自主坐正,皮膚上仿佛流過微弱電流。


「哇……我還以為會被大罵一頓“沒根氣的傢伙”之類的,嚇死我了。」敦安靜聽完後,沉默半晌,發出感歎。

「你的反應真失禮。」國木田拿筷子敲了一下敦的頭。

「痛……抱歉抱歉,一瞬間以為國木田先生變身了,自您從拘留所出來,偶爾會有這種感覺。」


國木田停下動作,在他被“理想”束縛囚禁的日子,他是否正如少年所言,有哪裡變了嗎?剛才那種沒骨氣的話,真是前輩失格。

但自己也正是被這群沒正經的同伴救出來的,他還有話,沒有告訴這些人。


「……這段時間,辛苦你們了。」


敦聞言一愣,瞪大眼睛。


「這是在感謝嗎?」

「閉嘴,吃飯。」

「只對我一個人說不行!明天的話亂步先生他們……」

「閉嘴,吃飯!」

「好好……」敦咬著筷子,突然合掌,「那我吃好了。」


少年瞇著眼睛,強忍笑意。


「歡迎回來,國木田先生。」


國木田抬眼看了人一眼,聲音悶悶的。


「啊……我回來了。」


他回來了,絕不會再中途掉隊。






评论(8)
热度(22)

© 百日 | Powered by LOFTER